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是不是以后每次微博的叶修都是和杨洋绑定的呀?
有点难过。

新年快乐呀

如题
希望大家万事胜意
腿要断了

江山为聘 (七)

一个双箭头很甜的故事。



大梁现行的赋税制度,是在前朝的基础上创立起来的,这种制度在后世通常被称为九品混通制。在此制下,国家征收的正税为平均每亩纳调布帛二石、絮二斤、丝一斤、粟二十石,另有附加税。按先帝在世时的规定,朝廷在征收赋税时,不是平均分摊给各户,而是由县令和乡吏"计赀定课",分为"三等九品",九品是赋税高低的品级,三等是按不同等级将赋税运送到不同地区,即上三品入京师,中三品入他州要仓,下三品入本州。

这个制度,如果真正的执行下来,按资产的多少将农户分为九等,按等位高低征收不同数量的绢绵,单看这一点,似乎减轻了平民们的赋税压力,然而在执行过程中,对于那些心思晦暗的人的人来说,可操作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此制流弊严重,改革即将触动的势力错综复杂,处理起来不仅劳心劳神,而且如果主事不是个十足通透之人的话,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

至于户部后来怎么样的鸡飞狗跳,从琅琊阁火急火燎的赶回燕国的蔺老爹又如何生气,这些都不在蔺靖二人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因为,那个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tbc.

将深情剖挖 结发

可知真假

且以余生碎剐

换个悬崖勒马

且以泪血混砂

掩去满身杀伐

莫说无话

忝赔声哑

拜无忧

不拜天地浩荡河山永蔚

不拜高堂济清辉

拜只拜我千秋荒唐这一回

今宵我非殿上那个谁

一拜天地浩荡河山永蔚

二拜高堂济清辉

拜我鲜花逐锦山呼万万岁

忽觉我非最无忧的谁

江山为聘 (六)

一个双箭头很甜的故事。



自古以来,赋税就是关系国家命脉的头等大事。

萧景琰的父亲晚年多猜忌,无心政务,至萧景琰接手之时几近无力回天,幸而还有一干股肱之臣苦苦维持这才没有让堂堂大梁皇帝饿死在疆场上。所以在战事初定之后,萧景琰就将改革赋税制度提上了日程。

此前大梁一直采用的都是弊端颇多的九品混通制,不仅在征收上极为混乱,运输方面也是一个大问题,而且由于制度本身的缺陷,官员极易巧立名目中饱私囊。这次将蔺晨安排到户部,倒还真不是出于玩笑心理,一是想让他帮忙改革制度,二呢也是想借用蔺晨之手清理一下户部的蛀虫。





江山为聘 (五)

一个双箭头很甜的故事。



夜已经很深了,皇宫里就只剩下梁帝内殿的灯火还在执着的亮着,好似要将燕帝的小心思照的无所遁形一般。萧景琰依然在为赋役的征调头疼不已,所以我们的蔺先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景琰在灯火映照下越发清瘦而又挺拔的身姿,恶狠狠的吃下了一只……烤乳鸽。

这般日子又过了几天,沉稳的蔺先生终于忍不住了。于是这一天的深夜,宫人们没有看到寝殿的亮光,但据值夜的人所说,那一夜,里边不断有奇怪的声音传来,而陛下又不让他们进去查看,实乃怪事一桩。

翌日,我们的宇直大臣们,只是对燕国使者突然入职户部一事表达了诧异和不满,却没有人注意到陛下今日不断扶腰的手和一如既往的严肃板正的面孔之下隐藏的羞恼。而我们的苏大人,只是在回府后感叹了一句,吃枣药丸。

不太想活,又不敢死

每天都是绝望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少年


江山为聘 (四)

一个双箭头很甜的故事。



蔡大人和柳大人为了赋役问题已经在大殿上脸红脖子粗了一早上了,御座上好脾气的皇帝也是在是受不了两个国之栋梁幼稚的争论,终于大手一挥,“两位大人且回家拟个章程上呈给朕,此事过后再议”,大殿上终于清静下来了,然后也终于有人注意到大鸿胪身后那个陌生的身影,却见那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的皇帝陛下,表情十分的一言难尽(其实就是猥琐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景琰头疼的望着那人,圆圆的小鹿眼里除了无奈,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欣喜。大鸿胪上前一步,‘’启禀陛下,我身旁此人乃是楚国使者,此次前来带有楚国皇帝亲笔国书一份,欲当面呈给陛下。”

“既如此,那便呈上来吧”

萧景琰打开国书一看,里面只有一句话“萧与蔺共天下。”

众位大臣很是疑惑为什么陛下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呢,肯定的是那个登徒子一样的国君又出言不逊了,今天陛下的唯粉们依然对敌国咬牙切齿呢。

而此时,唯一知情的登徒子却盯着陛下微红的脸颊出了神,看得到摸不到什么的真是太受罪了好吗。



“萧与蔺共天下。”来自于魏晋南北朝的典故“王与马共天下”,时人称“王与马共天下,天下与共,御床同登。”琰琰就是想到后半句才脸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