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甜段子要什么名字啊

渣文笔,起名废,甜,但是好像也没怎么甜,难过,谨以此抚慰被专四暴击的我,我也要然然小天使抱。以下正文。

在到医院之前,李熏然觉得自己开心的要飞起来了。
下午追嫌犯的时候没有受一点伤而且还在交接完了之后发现了一家超级棒的饭店,想着要带自家爱人来吃的李然然就拐到医院去了。
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口正推门要进呢,就听到里边隐隐传来争吵声,大概是韦三牛正在和凌远争辩廖老师的事情,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凌远脸色苍白,一只拳头抵着胃,李熏然觉得特别的心疼,他家凌远啊,到底背负了多少东西啊,纠缠不休的无耻生父,养父一家还不完的恩情,养母的冷淡带来的伤害,超前的改革理念造成的一系列问题,作为院长的责任迫使他做出不被理解的各项选择,现在连曾经最贴心的朋友都来质问他,所谓孤立无援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以前的一个人的凌远,心里得有多难过呀,李熏然想,还好,现在有我陪着你。
韦天舒走后,凌远从抽屉里拿出了止痛片,无奈的苦笑出来,被他家小警察知道又要挨骂了吧,无力起身的他准备把药干咽下去的时候一杯热水出现在他手边,看着那只好看的手,是然然啊,凌远想,我现在把胃药收起来来得及吗?然而,他家然然只是走到背后拥住他,感受着身后源源不断传来的温暖,凌远忽然觉得,胃没有那么疼了。小警察就着拥抱的姿势把下巴放在他头上,用他低沉又让人安心的声音说,凌远,会好起来的,他们有一天终究会理解你为医院做出的牺牲的。凌远觉得小然然抱自己的手臂又紧了紧,便安抚性的拍了拍他。
他们就真这样的静静的抱了好久,但是,李警官的肚子很不应景的响了一声,卷毛的小然然不好意思的动了一下,凌远突然就觉得心情好起来了,那些坏事什么的,哪里有投喂小警官重要啊,于是他站起来,边换衣服边问李熏然晚上想吃什么,小警官大概感受到了他心情的变化,心情也好了起来告诉他本来要带他出去吃饭来着但是看今天这个样子还是回家熬粥喝吧,养胃。他说这话的时候,凌远一直微笑着注视着他,真好,凌远想,这双盛满星星的小鹿眼是我的,这个小太阳一样的人是我的,熏然啊,就算全世界不理解我也没有关系,因为有你啊。
“然然”
“啊?”
“你真是个小天使”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老凌你还好吧这么肉麻”(我们然然真是破坏气氛的一把好手)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