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所以少阁主最后决定去哪里了吗

ooc    甜
霍州,抚仙湖。
雨滴密密麻麻的织成一片幕布,只有一只小舟在湖面若隐若现。与外头风雨飘摇之势不同,船内倒是温馨的紧,两位公子正在相对品茗。红衣公子身姿挺拔,不怒自威,但偏又生了双小鹿眼让人格外怜惜;反观对面的白衣公子,怠惫非常,却是个翩翩浊世佳公子了。红衣公子似是渴极,一杯茶水抬手便下去了,对面的白衣公子笑到“长苏说你是水牛可真是不冤枉你,哪有像你这般牛饮品茶的。”红衣公子瘪瘪嘴,没理会他,又给自己倒了杯茶。
白衣公子也不恼,细细打量了对面人一番,眼睛里的爱意都快要溢出来了,“景琰,你穿红色真好看,我觉得你之前那件太子常服就挺好看的,什么时候让庭生再给你搞件穿穿呗。”已经习惯了蔺晨时不时抽风的萧景琰只是淡定的捏了块榛子酥,细嚼慢咽的吃完才赏给蔺晨一个眼神“你以为太子常服是想穿就穿的啊,况且你确定庭生知道我们在哪里的话你不会被打死吗?”景琰的话顿时唤起了蔺晨不堪回首的记忆,年初,萧景琰禅位于庭生,准备携蔺晨游历大江南北,结果庭生那个叔控派了几十个暗卫保护他们就算了,还几乎一天一封书信的和景琰讨论国事,蔺晨被搞的苦不堪言,萧景琰倒是乐的见侄子难得的表现出的依赖,可是蔺晨就受不了了,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来给你当山中宰相的,于是使计摆脱了庭生的人,这会儿要是给小皇帝去信,那个一肚子坏水儿的叔控能让拐走萧景琰的自己好过?思及此,咱们的少阁主决定不要为了一时兴起牺牲掉美好的旅行,于是,“景琰那我们之后去江左好不好长苏手下有个师傅织的一手好云锦我们去拿几匹给你做衣服,唉,不对我们得先去顶针婆婆那里给你拿辣花生,不行琅琊山的桂花也要开了再不回去就赶不上了算了让小飞流送几匹过来好了”,蔺晨兀自言语着,回神看见萧景琰正含笑注视着他,怎么说呢,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倾世的桃花,那种温柔快要将他溺毙了,蔺晨情不自禁的探身吻过去,唇齿交缠之时蔺晨想,管它去哪里呢,只要身边这个人在,扬州雪楼兰月,每一季寒暑,我们都在一起,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