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2)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虽然受到了惊吓但是李熏然还是挺高兴的。
因为潼市第一人民医院是警局的定点合作医院,有时候有什么事儿李局长懒得去的就让李熏然去跑腿所以一来二去也就和凌远熟悉起来了。

认识凌远之前,有时候李熏然受了伤不敢让李女士知道就偷偷住在警局,只是对他妈妈说有案子要办,凌远知道以后特别心疼,想着那人看似凛冽其实温柔清澈的大眼睛,还是个孩子呀,凌远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人带到了家里,衣食住行无不安排妥当,于是乎,凌远家就成了李熏然的第二个家,到最后,李熏然待在凌远家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多,因为他觉得和凌远在一起很舒服,说不出来的舒服,大概有点像天寒地冻的时候在温暖的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的感觉,四肢百骸全都浸在微烫的水中,让人忍不住长吁一口气,叹一声舒服。其实,后来李熏然受伤的时候凌远也会骂他,但是不会说以后不准他再冲在前面这种话,只是嘱咐他要更加小心,然后再去给他煮好吃又滋补的粥。在李熏然心里,凌远是除了爸妈之外对他最好的人了。所以,他老爹突然发令驱逐他的时候他可难过了,只是匆匆和凌远告了别就离开了,想到要和凌远分居两地,即将见到三哥的喜悦也被冲淡的差不多了。所以,在霖市再次凌远李熏然别提有多开心了。

小家伙一看到自己眼睛都亮了,这让凌远的心里十分受用,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时间往前推三个月,自那件事后李熏然重回岗位有半个月了,看起来似乎和出事前别无二致,但是凌远知道,李熏然经常半夜惊醒,没人的时候总是发呆,但是他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和过去的那个李熏然一样,依然是警队的利刃,同事的依靠,是以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不妥。小狮子正在努力走出遍地泥沼的恶境,凌远想,我怎么舍得放你一个人呢,于是他上前,抱起陷在泥潭里的小狮子,脱下外套包在它湿透的长毛上,乖,我抱你哈,我们一起出去。知子莫若父,李熏然的情况李局长怎么会不知道,可是除了心疼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所以当凌远找上门说他有个在霖市的师弟,虽然主攻胸外科但其实在心理学上颇有造诣,对熏然的病情可能有帮助的时候,而自己也即将调任霖市,到时候也能帮衬一二的时候,李局长心里对这个年轻人是满满的感激,觉得李熏然真是交到了个真朋友,平时凌远对李熏然的照顾李局长都看在眼里,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正好李熏然从小的玩伴兼兄长也在霖市正好也能照料他,换个环境也未必是坏事,于是就毫不犹豫的把李熏然打包送走了,还答应凌远队李熏然保密。说服了李父的凌远回去就开始准备调任事宜,其实他对李局说了个小慌,上面并没有说要把他调到霖市,他本来想着李局长未必会同意,实在不行带熏然出国也行,总归要让自己的小狮子全须全尾的回来,但是霖市确实是最好的选择,自己那个师弟虽然脾气不好,但心理学上的造诣却是顶尖的,现在既然李父同意了,凌远各方打点,上面很是舍不得这个“懂事”又成绩斐然的院长,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他们放人,其中的曲折不说也罢了。紧赶慢赶,终于,让李熏然在霖市有了一个并非孤身一人的开始。

吃过饭,关于李熏然的归属问题大家产生了分歧。季白的意思自然是让李熏然跟他回家,出门在外的弟弟就应该跟哥哥住在一起。

凌远自然是想李熏然跟自己一起,他从小就是个又主意的,打从看到李熏然血肉模糊的被救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自己再也不会放开了,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李熏然牢牢的绑在自己身边。

所以我们的季队和凌院长就开始抢人了,这时,被忽略的主人公李熏然同学弱弱的开口了,“三哥,你会做红烧肉草头圈子小龙虾红焖排骨海鲜粥吗?”

“不会,老子堂西北警区的传奇为什么要会做饭这种东西。”

“那三哥,我和远哥走了呀。”李熏然躲在凌远身后小心翼翼的说,生怕季白一不开心就怼人。

“李熏然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一顿饭就把你收买了,出息”

“不是一顿,是很多顿,”躲在凌远身后的李熏然小小声说。

季白“……”

一直充当人肉背景的洪少秋忍者笑拉着还是不甘心得季白和他们告别,季白坐在车上越想越气,一个电话过去“李熏然你下个月奖金别想要了”嗯,三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被扣了奖金的小李警官欲哭无泪的看着凌远,凌远揉揉小卷毛,“没关系,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回头我再坑谭宗明一把钱给你补回来”,听到有好吃的还能补回奖金,李熏然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看着容光焕发的小狮子,凌远本来就稀薄的对损友的愧疚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反正老谭钱多人傻,我就当为缩小贫富差距做贡献了吧。

既然害有人看我就写!爱你们。

评论(2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