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5)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谭大鳄和赵医生要来霖市了。大鳄鱼给凌远打电话时李熏然就在旁边听着,不过心思并不在谈话上就是了。

昨天霖市下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雪,从小在南方生活李熏然哪见过这种阵势啊,昨晚他们睡下的时候还没有下呢,早晨起来的时候拉开窗帘一看,嗬,好家伙,雪足足有几尺厚,能没过人的膝盖,这会儿还早,没什么人,真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凌远还好,之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就见过,但是李熏然不啊,所以兴奋的要拉凌远下去打雪仗,凌远好说歹说也没劝住这头兴奋的过了头的小狮子,恰好谭宗明打电话过来了,凌远从未觉得姓谭的如此可爱,毕竟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离医院和警局都特别近,万一李然然玩脱了跑到外头去了,被医院和警局的人看到了,李熏然倒是没关系,反正在大家眼里就是个小孩子吗,但是他凌大院长不行啊,毕竟向来以高冷之态示人,要是被医院的下属们看到他们的院座像个毛孩子一样打雪仗,噫,那画面太美凌远不敢看。

所以,今日好感度up的老谭,被凌远温和的态度吓的不轻,在再三和对方确认好接机事宜之后,我们谭大鳄忐忑不安的拉着小赵医生踏上了旅途。感觉凌远又有什么企图的大鳄宝宝心里苦,要小赵医生亲亲才能好,然而,我们的小赵医生从上飞机开始就睡着了,他可是要养精蓄锐和智斗季白的人啊,哦,你说李然然啊,然然是大家宝宝的才不需要斗呢,哪里有心情管这个一见凌远就智商下线秒遍小学生的大鳄,哦,这次还要加上个庄怼怼,赵启平一想到上次三个长相差不多一样的一脸精英相的男人就豆腐脑是吃甜还是咸的问题吵的不可开交就脑仁疼,全然忘了自己上次和季白因为一个凌远做的芝士蛋挞一个小时没有讲话这件事。反正我赵医生长的好看(白),做什么都对。

这头打完电话的凌远看了一眼神游天外满脑子只有玩雪的李然然,好笑的去衣橱里给我们的小狮子搭配好衣服,拿到床边拍拍状况外的人,准备给他换衣服,凌远的手大大暖暖的,李然然就躺在床上任他随意摆弄,“老凌,感觉跟你在一起我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生活能力了,我都要离不开你了。”凌远换衣服的时候碰到了小狮子的痒痒肉,他一边盒盒盒一边说,看着那人一头柔软的小卷毛可爱的乱晃,凌远想,就是要把你宠的离不开我才行,手上的动作越发轻柔。

折腾着吃完早饭之后,李熏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穿的好像不是打雪仗的标配吧,凌远苦笑不得,只得又重复了一遍和谭宗明得对话,李熏然听到赵启平要来先是一阵欢呼,随即又有些担心的问凌远“他和三哥会不会在机场就打起来啊,”凌远心想,一只随时火星乱迸的移动炸药桶,对上一点就着的沼气瓶,谁知道呢。

到了机场,庄恕和季白洪少秋都已经等着了,刚好谭宗明的班机也到了,李熏然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谭赵二人,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赵启平对着李熏然又揉又捏的,季白走过来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赵启平也不睬他,摸着李然然的小卷毛问他“来然然,跟哥说,这个雪都染不白的家伙最近有没有欺负你,”李熏然还没来得及答话,季白一脸不屑的说“李熏然你离这小子远点,指不定他哪一天脑子一抽就把你送给哪个女患者了”

李然然:盒盒盒盒盒盒……

这头,“谭宗明你头又大了”庄恕嘲笑道,“你这个单身狗不会明白被爱情滋养的感觉,”谭宗明毫不留情的回击,洪少秋“可是凌远的头怎么没有大呢。”凌远“就是你看看人家少秋,自从谈了恋爱人都更加精神了,哪像你,啧啧。”

谭宗明:启平我们回去吧。


好想吃卤大肠啊,可惜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一个人又吃不掉,哭唧唧。啊还有我把谭赵也拉进来了。

Tbc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