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End)

今天下午凌远和李熏然都调休,难得的好时光,窗外是呼号的寒风和厚重的灰色雾霾,屋内是温暖的灯光热腾腾的火锅以及小脸被蒸汽染的红扑扑的恋人,李熏然正努力的把涮的刚刚好的羊肉往对面凌远的酱碟里放,修长的手指尽力协作着,表情特别的严肃和认真,终于,筷子里的羊肉平安的降落在芝麻酱上,打了个滚然后被另一双好看的手送入口中,“还是你涮的肉好吃,我自己涮的总不太对味。”凌远夸赞道,小狮子骄傲的仰起下巴,“我从小就是公认的火锅小王子呢,他们以前就老是抢我刚涮好的肉吃,特别是三哥,每次都把我刚夹到碗里的给抢走,”李熏然一想起这个就来气,他们俩从前可没少为此打架。

李熏然圆溜溜的大眼睛气鼓鼓的瞪着,逗得凌远忍俊不禁,李熏然听到自家院长的笑声可不干了,眼看小狮子就要炸毛,凌远赶紧安抚他“那下次我们吃饭不带你三哥,让他在家吃你们洪处做的爱心餐吧。”想起洪少秋那堪比生化武器的菜品,李熏然不厚道的也笑出了声音,三哥两口子啥都好,就是不会做饭,如果说洪少秋做的饭是生化武器的话,季白做的饭那真是毁天灭地,自从凌远和李熏然调过来霖市之后那俩人就经常到他们家蹭饭,每次都吃的心满意足的回去,如果知道小时候为了逗李熏然而老是抢他的饭菜会让自己在以后的岁月里失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口福的话,当年的季白白小朋友不知道还会不会那么做了。

等到李熏然一本满足的放下筷子,凌远已经装好了一大保温杯的自制姜茶了给小李警官了,虽然今天是跨年夜,但是局里人手不够,他被借过去到市府广场上执勤。虽然很想陪凌远跨年,但是身为一名警察,他自有他的责任和担当,不过,他也给凌远准备了惊喜呢,有他在,就算脱不开身,也不会让凌远一个人孤独的度过今夜呢。

将凌远的再三叮嘱一一应下,然后交换了一个带着彼此气息的长吻,抱着一大壶的姜茶,小狮子元气满满的冲向了自己的战场。凌远开始在家收拾屋子,李熏然小孩天性,喜欢玩偶,特别是那种笑的一脸阳光的小狮子,家里到处都是,还有各种乱七八糟一看就是背着自己买的零食,凌远好笑的把他们都归置好,也罢,在他心里,熏然还是个宝宝呢,也不知道狮子宝宝能不能发现自己给他的惊喜呢,他会不会被吓到呀,凌远一边想一边收拾,收拾到卧室的时候发现床头放着一个潼市寄来的快件,应该是李局长寄过来来的,也没拆封,就大咧咧的放在那里,这孩子,回头又得被李局长念叨了,都取回来了还是懒得拆开。

凌远收拾完了走到客厅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对元旦期间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的人民警察的采访,会不会有熏然呀,凌远想,然后给李熏然发了条微信,提醒他记得喝姜茶,注意别着凉了。八点了,凌远估计是采访不到熏然了,准备进书房工作,但是,就在他手伸向开关的那一刻,李熏然的脸出现在电视上,神采奕奕,生机勃勃,记者的提问平淡无奇,无非就是一些过节还要值班辛不辛苦啦不能陪家人遗不遗憾这些,但是李熏然的回答特别的诚恳,让那些看到这段采访的人无一不生出被这样的警察的保卫着真是太安心了感觉,大概,李熏然是个有魔力的人吧,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在遇见他之后越来越幸福。 最后记者问李熏然有没有什么想对亲人或者朋友说的,凌远看到小狮子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对着镜头说,“老凌,我知道你肯定会收拾屋子对吧,那你肯定看到咱床头放的东西了,那是咱爸妈给的改口费,他们让咱一起回去过年。”凌远发誓,他看到李熏然耳朵尖红了,虽然他已经被这个消息砸的暂时性的失去了思考能力,等他反应过来,一个电话就拨过去了“熏然,你看你的大衣口袋。”这家伙看样子就没发现,凌远看着电视上的小狮子手忙脚乱的翻口袋,那个女记者大概觉得有趣也一直没走,所以凌远有幸看到了李熏然激动的小脸,他从口袋里翻出来的是一个戒指盒,打开盒子,里边是一枚简约的白金男戒,内侧刻了一只灵动的小狮子和LY两个字母,含义不言而喻,然后,我们非典型男主角李熏然,面对着镜头,“祝大家元旦快乐”说完转头就走,特别高冷,特别好看,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女记者:这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呢,

凌远知道李熏然这是害羞了,果然,过了一会儿,李熏然电话就过来了,“老凌你事先都不跟我说一声,吓死我了都,”小狮子小小声埋怨,但声音里是隐藏不住的笑意,“但是我超级开心,我们以后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对啊,那我亲爱的家人,我待会儿去接你啊。”

 

 

 

 

 

 

 

第一篇凌李完结了,有点开心有点舍不得,文笔真的很渣,写不出我心里凌李的万分之一美好,谢谢有人愿意喜欢它,又一年过去了,楼诚还有这些可爱的衍生们又陪伴我们了一年,接下来的日子还要扛好大旗不动摇,耶。

还会继续写下去吧,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好一点的阅读感受吧。

元旦快乐,感谢所有认真写文的太太和用心阅读的小可爱们,爱你们。

上一章小bug 已修复。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