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7)

霖市这几年经济飞速发展,连带着人们的审美也逐渐挑剔,瞄准了这个机会的疙瘩集团自然纷纷入驻霖市。

今天Du在霖市的首家门店开业,作为时尚界的领军品牌,Du在霖市的影响力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店铺几乎要被狂热顾客们挤爆了。而我们的陈总在看完下属送上来的报告之后,只是平淡的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下属后来对陈总的宠辱不惊表示了高度的赞扬和崇拜,果然是做大事的,就是不一样,而被喜凤总监拉过来的厉薇薇听到之后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推开办公室的门,果然,面瘫脸的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了,“你也就趁这几天赶紧高兴高兴,等我们玲珑来了,你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厉薇薇你信不信我报警告你对我造成精神伤害”“你倒是报呀,每次都只是说说陈亦度你这个怂包。”一个小时候,厉薇薇目瞪口呆的看着坐在办公室的两个制服笔挺的警察,其中一个卷毛的警察正在对陈亦度进行询问,但是问的问题怎么听怎么不对劲,“请问您要抱哪个警?”‘’我抱便宜的哪个‘’‘’三哥他找你”‘’李然然你找抽呢是吧”另一个警察站起来笑着胡噜了一下那头小卷毛,又对着陈亦度的胸口锤了一锤,小卷毛也站起来给了陈亦度一个拥抱“。“嘟嘟我可想你了”,李熏然一开口季白就知道要糟,陈亦度从小就不喜欢别人叫他嘟嘟,但是李熏然还总是不长记性捋胡须,“李然然你托我做的西装没有了”陈亦度怒道,顺手给了李然然一个脑瓜崩,“嘟嘟你最好了”李熏然狗狗眼,还抱住陈亦度蹭啊蹭,简直要萌化了,“西装可以给你,但你要陪我住几天”,从那件事后,陈亦度还没有见过李熏然,平时也只是能打电话,如今见到这个从小疼到大的弟弟,嘴上不说,心里确实是十分思念的,而看着毫不犹豫一口答应的李熏然,季白顿时不平衡了,在他的地盘拐他的弟弟,哪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陈亦度也不行,何况李然然到霖市以后还没有跟他一起住过呢,于是强行加入被抱的警察的行列。

 “三哥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坐在陈亦度车上的李熏然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呀,办公室的桌上还有两盒炸两”季白遗憾的说,“带你们去吃大餐”财大气粗的度总带着瞬间兴奋的两人一路开往酒店,而被遗忘在家的两位空巢老人,决定给陈亦度找个对象。



私设见前文。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6)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李熏然受伤了,凌晨三点被季白送到了医院,凌远听到消息赶到急诊室的时候远远就听到季队长在数落李熏然,“李熏然你说你有没有脑子,他那个刀子明明是冲我来的,你倒好,自己扑到人家刀子上去了,你是觉得自己的皮太厚了戳不透是吧你”,说罢还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两下那人的小脑瓜子,其实季白也明白,他们面对的是一群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要不是李熏然找准时机给那个准备袭击自己的歹徒了致命一击,指不定他季白现在就在手术室躺着呢,但是他就是舍不得,自己从小捧在心尖尖上充着的弟弟才从那么大的一场创伤中恢复就为了保护自己再次受伤,虽然这次只是皮肉伤,但季白还是后怕,所以忍不住想教训教训小孩儿让他长长记性。

凌远在门外看着小孩儿被训得可怜巴巴的低着头,虽然也有点气他的不小心,但是更多的是心疼,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嘿,近距离一看,小孩儿还一脸的敢怒不敢言,看到自己靠山来了,李然然迅速移动到凌远身后,只伸出个脑袋滴溜溜转着他的黑眼珠子对季白说“三哥其实我知道你能制服他但是他的刀子不可避免的会划到你的脸然后失去了美貌的你就会被宣传部那群怪阿姨嫌弃这样我就只有一个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我才不要呢”,说完又赶紧缩回凌远身后了,凌远听了也是忍俊不禁,宣传部的几个中年妇女平时就喜欢给队里单身的姑娘小伙们拉媒,李熏然和季白可没少被荼毒,平时还得多亏了季白分流压力,李熏然才没有被念到崩溃,这要是季白的脸受了伤,那些外貌协会的女人可不得把火力都转向李熏然呀,这小家伙。

季白听完之后脸色瞬间又黑了一点,得亏凌远专业素养好,这要搁普通人,可能很难感受到这个变化,果然,李熏然这个月的奖金再次泡汤,送走了愤怒的季队,凌远准备回来带李熏然回家,幸好只是皮肉伤,按时来医院换药就行了,凌远回到急诊室,就看到那人湿漉漉的眸子略带讨好的看着自己,凌远怎么会不知道小家伙打的什么算盘,“走吧,回家吧”,“老凌你不骂我啊?”“为什么要骂你,你是为了保护你的队友,再说我也舍不得你被别人逼婚呀”,凌远温柔的说,“老凌你最好了,那我明天想吃火锅”,“哦,对了,刚刚我和你们季队商量了一下,为了让你长个记性,你这个月的火锅定额被取消了。“可是老凌你刚刚不是说我没有做错吗”李然然哭唧唧的问道,“谁让你受伤了,为了伤口恢复你这段时间都要清淡一点”,凌远依然很温柔的说。

于是,我们的英勇的小李警官迎来了一个月的惨淡生活,并且以后出警更加小心了。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5)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谭大鳄和赵医生要来霖市了。大鳄鱼给凌远打电话时李熏然就在旁边听着,不过心思并不在谈话上就是了。

昨天霖市下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雪,从小在南方生活李熏然哪见过这种阵势啊,昨晚他们睡下的时候还没有下呢,早晨起来的时候拉开窗帘一看,嗬,好家伙,雪足足有几尺厚,能没过人的膝盖,这会儿还早,没什么人,真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凌远还好,之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就见过,但是李熏然不啊,所以兴奋的要拉凌远下去打雪仗,凌远好说歹说也没劝住这头兴奋的过了头的小狮子,恰好谭宗明打电话过来了,凌远从未觉得姓谭的如此可爱,毕竟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离医院和警局都特别近,万一李然然玩脱了跑到外头去了,被医院和警局的人看到了,李熏然倒是没关系,反正在大家眼里就是个小孩子吗,但是他凌大院长不行啊,毕竟向来以高冷之态示人,要是被医院的下属们看到他们的院座像个毛孩子一样打雪仗,噫,那画面太美凌远不敢看。

所以,今日好感度up的老谭,被凌远温和的态度吓的不轻,在再三和对方确认好接机事宜之后,我们谭大鳄忐忑不安的拉着小赵医生踏上了旅途。感觉凌远又有什么企图的大鳄宝宝心里苦,要小赵医生亲亲才能好,然而,我们的小赵医生从上飞机开始就睡着了,他可是要养精蓄锐和智斗季白的人啊,哦,你说李然然啊,然然是大家宝宝的才不需要斗呢,哪里有心情管这个一见凌远就智商下线秒遍小学生的大鳄,哦,这次还要加上个庄怼怼,赵启平一想到上次三个长相差不多一样的一脸精英相的男人就豆腐脑是吃甜还是咸的问题吵的不可开交就脑仁疼,全然忘了自己上次和季白因为一个凌远做的芝士蛋挞一个小时没有讲话这件事。反正我赵医生长的好看(白),做什么都对。

这头打完电话的凌远看了一眼神游天外满脑子只有玩雪的李然然,好笑的去衣橱里给我们的小狮子搭配好衣服,拿到床边拍拍状况外的人,准备给他换衣服,凌远的手大大暖暖的,李然然就躺在床上任他随意摆弄,“老凌,感觉跟你在一起我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生活能力了,我都要离不开你了。”凌远换衣服的时候碰到了小狮子的痒痒肉,他一边盒盒盒一边说,看着那人一头柔软的小卷毛可爱的乱晃,凌远想,就是要把你宠的离不开我才行,手上的动作越发轻柔。

折腾着吃完早饭之后,李熏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穿的好像不是打雪仗的标配吧,凌远苦笑不得,只得又重复了一遍和谭宗明得对话,李熏然听到赵启平要来先是一阵欢呼,随即又有些担心的问凌远“他和三哥会不会在机场就打起来啊,”凌远心想,一只随时火星乱迸的移动炸药桶,对上一点就着的沼气瓶,谁知道呢。

到了机场,庄恕和季白洪少秋都已经等着了,刚好谭宗明的班机也到了,李熏然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谭赵二人,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赵启平对着李熏然又揉又捏的,季白走过来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赵启平也不睬他,摸着李然然的小卷毛问他“来然然,跟哥说,这个雪都染不白的家伙最近有没有欺负你,”李熏然还没来得及答话,季白一脸不屑的说“李熏然你离这小子远点,指不定他哪一天脑子一抽就把你送给哪个女患者了”

李然然:盒盒盒盒盒盒……

这头,“谭宗明你头又大了”庄恕嘲笑道,“你这个单身狗不会明白被爱情滋养的感觉,”谭宗明毫不留情的回击,洪少秋“可是凌远的头怎么没有大呢。”凌远“就是你看看人家少秋,自从谈了恋爱人都更加精神了,哪像你,啧啧。”

谭宗明:启平我们回去吧。


好想吃卤大肠啊,可惜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一个人又吃不掉,哭唧唧。啊还有我把谭赵也拉进来了。

Tbc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4)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霖市作为西南边陲的重镇,每天都有大量的的人口流进或流出,这无疑给城市注入了新鲜的活力,但同时也给城市的管理带来了许多问题,各种案件层出不穷,警局可以说是整个城市最忙碌的地方之一了,正是他们的日夜不休,才让人们有了一个相对安心的生活环境。

李熏然在季白手下也有一个多月了,季白虽然说从不避讳在李熏然面前提起刑事案件,也会派他出外勤,但总归是放心不下他,有时候就尽量把他差遣到其他组帮忙美其名曰新时代的人才就是要全面发展,李熏然也乖乖听话没有一点不开心,他知道这是三哥担心自己,就跟凌远偷偷让他跟心理医生见面还要小心翼翼怕被他发现一样,这些人都是太爱他了,生怕他再出什么问题,只有自己彻底痊愈这些人才能放下心来,所以,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积极配合治疗,时不时去经侦,缉毒这些组串串门,甚至因为交警大队那边人手紧缺还去当了几天交警,有时候还去隔壁国安局找洪处聊聊季白的童年糗事,气的季白又扣了他几个月的奖金,不过李熏然现在可不在乎这点钱,先不说他家老凌把从谭大鳄那坑来的钱都给了他,光是通过和洪少秋“战略会谈”得来的红包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对此,我们西北战区的神话季队表示洪少秋你是不是傻啊,我扣他钱你再发红包给他,这跟我直接发钱给他有什么区别吗。对此我们明事理的洪处当即表示以后一定不会这样,要跟自家爱人统一战线,然而,事实上,李熏然从洪处那里得到的红包并没有减少,毕竟要不是李熏然,我们的洪处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自家那现在看起来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爱人小时候也会因为考试失误而扔掉成绩单不敢带回家还实力甩锅李然然这么可爱的往事的,而从小就是季白御用背锅侠的李熏然表示并不知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可爱的,不是很懂你们上级的情趣,但是有钱拿的李然然还是很开心的,这样上交给老凌的工资就更多了,李·持家小能手·熏然今天也依然棒棒哒。

中午凌远发短信给李熏然说下午有台手术可能会比较久,让他去三哥家蹭个饭再回家,还附带了一个企鹅啵啵的表情,看着那两个冒着粉红泡泡的小企鹅李熏然小脸一红,赶紧把手机往口袋一塞,生怕被那些喜欢逗他的那些女人们看到,下午下班和三哥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老凌不在,宝宝才不要被那俩人闪瞎呢,况且老凌最近那么忙还要照顾自己,自己也该给他好好做顿饭让他也休息休息了。

凌远回到家意外的发现小家伙在厨房里忙活,空气里一股食物的香味,听到开门的声音,小狮子探了个头出来,让他进去帮忙端饭,凌远放下公文包脱掉西装外套,走进厨房,李熏然招呼他把排骨汤端出去,然后自己又端了几个菜出去,两人在餐桌旁坐定,凌远问他问什么不去季队家蹭饭,小狮子有些害羞的表示,因为我想回家给你做饭呀。家啊,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再看着对面因为忙碌而头发显得有些凌乱但是还是两眼亮晶晶的盯着自己一幅求表扬的神情的李熏然,凌远心里又暖又满,熏然啊,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Tbc.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3)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第二天一早的霖市警局,李熏然正式入职,依然是副队长只是顶头上司换成了让他敢怒不敢言的三哥了。季队长在昨晚扣掉了李熏然一个月的奖金充分的享受了公报私仇的快乐之后表示对这种变化喜闻乐见,当然,关于之后他包了李熏然一个月午餐这件事情,我们傲娇的三哥表示才不是因为什么兄弟爱呢,他纯粹就是同情知道奖金被扣了之后听起来可怜兮兮的弱势群体罢了。赵寒:哦,你怎么不同情同情我啊。而李然然本来就被凌远安慰的差不多了,这下午饭也有人解决了,对着这头暴躁易怒的大师子也是笑嘻嘻的,整个看起来就是一乖萌乖萌的小孩子,警队里谁碰到他都要逗一逗,他也不恼,整个一警队吉祥物。姚檬刚投喂完李熏然回来,看到许栩又在画画了,凑上去一看,嘿,一头眯着眼睛晒太阳的小奶狮,旁边还坐着一头看起来满脸不耐烦却又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他的大狮子,别说,还真像季队和李副队。

结果下午警队的人就知道他们的吉祥物看起来没有表面那么好惹了,发起威来和季队也不遑多让。

事情是这样的,警队有一个跟了很久的跨省拐卖妇女儿童的案子,那个头目十分狡猾而且身边的同伙还都配有枪支,所以十分棘手,而这天下午有确切消息传来他们正在城郊某个出租屋出没,本来可以将他们一锅端的警队因为季白被上级叫去开会而显得稍微有点六神无主,这会儿小奶狮子站出来了,只见他调度得当,迅速安抚了所有警员,然后就迅速带着人出警了。

姚檬跟赵寒和李熏然坐在一辆车上,看着他有条不紊的分配任务,安排到达现场的民警疏散周围群众,姚檬看着前方透出几分凌利的背影,偷偷的跟赵寒讲,不知道为什么和李副队在一起有一种和季队一起出警的安全感。彼时的赵寒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这可是李熏然啊,不管在亲人朋友面前多么的随意亲和,但是只要是面对罪犯,他就是最优秀的警察,这一点,不管是鲜花食人魔案发生之前还是之后,都不会改变。

实施抓捕的时候姚檬真正的见识了作为一个警察的李熏然,身手利落反应机敏,不一会儿扭住了那个作恶多端得头子将他按到地上,季队对不起了,从此我的男神就是李副队了,姚檬想。

回到局里将犯人交给负责审讯的同事也差不多该下班了,李熏然拒绝了同事的邀请走到门口就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子了,里面的人看到他摁了摁喇叭,打开车门欢快的扑进去,凌远宠溺的看着他系好安全带,递过去一个保温桶,李熏然打开一看,是香喷喷的排骨汤,“老凌你真是太好了”说着盛了一勺喂给凌远,看那人吃下去了自己也就美美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讲他今天的英雄事迹,凌远一边开车一边提醒他别呛着,李熏然醇厚温暖的声音和排骨的香味一起,让车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息,真好,凌远想,我的李熏然拯救世界,而我还可以给他熬排骨汤。

车子载着凌远和他的爱人驶向了家的方向。

想写温暖又帅气的李熏然啊然鹅小学生文笔都没有也是捉急啊。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2)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虽然受到了惊吓但是李熏然还是挺高兴的。
因为潼市第一人民医院是警局的定点合作医院,有时候有什么事儿李局长懒得去的就让李熏然去跑腿所以一来二去也就和凌远熟悉起来了。

认识凌远之前,有时候李熏然受了伤不敢让李女士知道就偷偷住在警局,只是对他妈妈说有案子要办,凌远知道以后特别心疼,想着那人看似凛冽其实温柔清澈的大眼睛,还是个孩子呀,凌远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人带到了家里,衣食住行无不安排妥当,于是乎,凌远家就成了李熏然的第二个家,到最后,李熏然待在凌远家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多,因为他觉得和凌远在一起很舒服,说不出来的舒服,大概有点像天寒地冻的时候在温暖的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的感觉,四肢百骸全都浸在微烫的水中,让人忍不住长吁一口气,叹一声舒服。其实,后来李熏然受伤的时候凌远也会骂他,但是不会说以后不准他再冲在前面这种话,只是嘱咐他要更加小心,然后再去给他煮好吃又滋补的粥。在李熏然心里,凌远是除了爸妈之外对他最好的人了。所以,他老爹突然发令驱逐他的时候他可难过了,只是匆匆和凌远告了别就离开了,想到要和凌远分居两地,即将见到三哥的喜悦也被冲淡的差不多了。所以,在霖市再次凌远李熏然别提有多开心了。

小家伙一看到自己眼睛都亮了,这让凌远的心里十分受用,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时间往前推三个月,自那件事后李熏然重回岗位有半个月了,看起来似乎和出事前别无二致,但是凌远知道,李熏然经常半夜惊醒,没人的时候总是发呆,但是他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和过去的那个李熏然一样,依然是警队的利刃,同事的依靠,是以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不妥。小狮子正在努力走出遍地泥沼的恶境,凌远想,我怎么舍得放你一个人呢,于是他上前,抱起陷在泥潭里的小狮子,脱下外套包在它湿透的长毛上,乖,我抱你哈,我们一起出去。知子莫若父,李熏然的情况李局长怎么会不知道,可是除了心疼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所以当凌远找上门说他有个在霖市的师弟,虽然主攻胸外科但其实在心理学上颇有造诣,对熏然的病情可能有帮助的时候,而自己也即将调任霖市,到时候也能帮衬一二的时候,李局长心里对这个年轻人是满满的感激,觉得李熏然真是交到了个真朋友,平时凌远对李熏然的照顾李局长都看在眼里,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正好李熏然从小的玩伴兼兄长也在霖市正好也能照料他,换个环境也未必是坏事,于是就毫不犹豫的把李熏然打包送走了,还答应凌远队李熏然保密。说服了李父的凌远回去就开始准备调任事宜,其实他对李局说了个小慌,上面并没有说要把他调到霖市,他本来想着李局长未必会同意,实在不行带熏然出国也行,总归要让自己的小狮子全须全尾的回来,但是霖市确实是最好的选择,自己那个师弟虽然脾气不好,但心理学上的造诣却是顶尖的,现在既然李父同意了,凌远各方打点,上面很是舍不得这个“懂事”又成绩斐然的院长,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他们放人,其中的曲折不说也罢了。紧赶慢赶,终于,让李熏然在霖市有了一个并非孤身一人的开始。

吃过饭,关于李熏然的归属问题大家产生了分歧。季白的意思自然是让李熏然跟他回家,出门在外的弟弟就应该跟哥哥住在一起。

凌远自然是想李熏然跟自己一起,他从小就是个又主意的,打从看到李熏然血肉模糊的被救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自己再也不会放开了,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李熏然牢牢的绑在自己身边。

所以我们的季队和凌院长就开始抢人了,这时,被忽略的主人公李熏然同学弱弱的开口了,“三哥,你会做红烧肉草头圈子小龙虾红焖排骨海鲜粥吗?”

“不会,老子堂西北警区的传奇为什么要会做饭这种东西。”

“那三哥,我和远哥走了呀。”李熏然躲在凌远身后小心翼翼的说,生怕季白一不开心就怼人。

“李熏然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一顿饭就把你收买了,出息”

“不是一顿,是很多顿,”躲在凌远身后的李熏然小小声说。

季白“……”

一直充当人肉背景的洪少秋忍者笑拉着还是不甘心得季白和他们告别,季白坐在车上越想越气,一个电话过去“李熏然你下个月奖金别想要了”嗯,三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被扣了奖金的小李警官欲哭无泪的看着凌远,凌远揉揉小卷毛,“没关系,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回头我再坑谭宗明一把钱给你补回来”,听到有好吃的还能补回奖金,李熏然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看着容光焕发的小狮子,凌远本来就稀薄的对损友的愧疚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反正老谭钱多人傻,我就当为缩小贫富差距做贡献了吧。

既然害有人看我就写!爱你们。

全世界都要我来爱你 (1)

鲜花食人魔案之后李熏然被发配给三哥,凌院长千里追夫,老丈人和洪季神助攻的故事,甜,OOC,主凌李,有洪季。

姚檬今天难得早到警局了一会儿,老远就看到局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个人,专心致志的玩手机,姚檬以为是报案的,走过去问“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玩手机的小伙子抬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这一抬头不要紧,吓了姚檬一跳,“哎呦我去,季队你怎么烫头发了”。
“谁烫头发了?”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赵寒来了。
“你来的正好,快看季队的新发型。”
这会儿坐着的人也站起来了,看见姚檬身后的赵寒,笑着打了个招呼“四哥早啊。”
姚檬:Excuse me?赵寒地位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赵寒这才看见台阶上的人,一看也是吓了一跳,“然然你怎么在这儿啊?”
“老头子说让我来跟三哥学习学习,说他暂时不像看到我这个潼市第一个被歹徒劫持的警察”,说着还露出了委屈的神情,可爱的不行,赵寒上去揉揉那人的小卷毛,带人进了警局。
姚檬:我也想揉,嘤~
队长办公室。
“你既然来我这里就要好好干,不合格就滚蛋”,老远就能听到季怼怼人的声音,姚檬在心里为那位小卷卷默哀了一秒钟,唉,季队是怎么做到中气十足的怼长的和自己这么相似的人啊,果然是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骂啊。
李熏然:“三哥我饿了”
季白脸色更不好了,“吃吃吃,就知道吃,李熏然你是猪吗?”嘴上说着,手上就递过去了上次隔壁洪少秋放在这里的饼干。
李熏然接过欢呼一声“三哥你最好了”。
季白“闭嘴吃你的”。
门口的赵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在心里偷笑呢。
下午来了个卷毛三哥的事儿就传遍了警局,李熏然顶着一张和季白一样的帅脸,偏生性子又软萌可亲,不一会儿就在局里混了个脸熟,别人见到这个白了一个色号的三哥也是知无不言,所以不到一天时间李熏然连隔壁国安局的洪处和自家三个的事儿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该下班了,人走的差不多了,无家可归坐等三哥的流浪儿童李熏然看到有个身影径直进了三哥办公室,想着应该是那个传说中的洪处,偷偷摸摸的去听墙角,那个洪处说什么他一个姓凌的朋友调到这边第一医院当院长了,今晚要给他接风,要带季白一起去,季白答应了,还说要带李熏然一起,那个洪处又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三哥说李熏然看起来瘦的厉害,不知道身体还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拜托他朋友帮忙看看。
而我们的李然然同学,只记住了晚上要去吃大餐,所以当他在饭桌上看到凌远时惊讶的把三哥刚盛好的汤端过来喝了一大口以至于被烫到舌头这件事,以后的日子里被凌远嘲笑了好久。

应该还会有后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