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江山为聘 (五)

一个双箭头很甜的故事。



夜已经很深了,皇宫里就只剩下梁帝内殿的灯火还在执着的亮着,好似要将燕帝的小心思照的无所遁形一般。萧景琰依然在为赋役的征调头疼不已,所以我们的蔺先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景琰在灯火映照下越发清瘦而又挺拔的身姿,恶狠狠的吃下了一只……烤乳鸽。

这般日子又过了几天,沉稳的蔺先生终于忍不住了。于是这一天的深夜,宫人们没有看到寝殿的亮光,但据值夜的人所说,那一夜,里边不断有奇怪的声音传来,而陛下又不让他们进去查看,实乃怪事一桩。

翌日,我们的宇直大臣们,只是对燕国使者突然入职户部一事表达了诧异和不满,却没有人注意到陛下今日不断扶腰的手和一如既往的严肃板正的面孔之下隐藏的羞恼。而我们的苏大人,只是在回府后感叹了一句,吃枣药丸。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