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背带裤的树袋熊

温柔磨亮了沧桑

春风再顾 (一)

那一天的金陵残阳如血,祁王府和林府都飞进了一只雪白的肥鸽,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琅琊阁中,素来脱兔般的少阁主安静如鸡的待在书房中了一整天,寂静的宫城中,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随着檐铃的响动消失无踪。

翌日,祁王府中,萧景禹与林殊相对品茗。“蔺晨要来了”,祁王说着将下人呈上来的一颗珍珠递给了林殊,看着对面的人瞬间复杂起来的眼光,似悲痛,又似怀念,隐约还能看到一点释然和欣慰,那是对自己不曾参与过的时光的悼念,罢了,那些惨烈而沉重的岁月在他的幼弟和这个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身上烙下的印迹,就由他来一点点为他们抚平吧。“飞流也会随他过来”,对面的少年透出一点明媚的喜悦来,“那祁王兄是要把景琰交给那个蒙古大夫了吗?”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少年人的心性似乎重回到了林殊身上,“这要看他表现了”,祁王略微的表现出一点不忿来,“我祁王府的大门可不是好进的”。林殊诧异了一下,而后了然的笑了,将人家心尖尖上的弟弟不声不响的拐走了,这位弟控的祁王虽会感念那些他们都离去的荒芜岁月里蔺晨对景琰的陪伴,但是要让这个视景琰如珍宝的哥哥真正接受把弟弟交给别人这个事实肯定还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何况现在的景琰对所有的事情都一无所知,恩,看来以后蒙古大夫的日子要不好过了,全然忘了之前他也在蔺晨“诱拐”景琰这条路上添了多少堵。

而我们的活在台词里的焦点,萧景琰同学,此时正因为晚饭后多吃了几块榛子酥积了食而被母妃揉着肚子数落,红红的小鹿眼还盯着桌子上留给林殊的太师糕,看起来真是又可怜又可爱,全然不知自己的这副神态被静安殿屋顶的某个蒙古大夫全都收入了眼底。

评论(10)

热度(18)